企业刊物

沃野上的筑梦者

2012-06-30 10:40:49

    北京、江苏、吉林、湖南、福建……在全国不同海拔、不同经纬度的省市地区,超大现代农业生产基地以其规模宏大、齐整壮观、质优现代的外观特性和内在气质为当地增添一份浓重的现代农业气息。在这里,整齐划一的田野、现代化的农业配套设施、郁郁葱葱的瓜果蔬菜都给人们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在这些美好开始之前,有一群人,他们从福州来到各个适合开展超大产业生产的地方。一片片广阔的沃野在他们手里产生可喜的变化,巍峨的建筑拔地而起,现代的农业产业基地嵌于山环水绕之间。从无到有,从弱到优,他们伏案测算、他们把关质量、他们监理施工,超大工程部用“精准估算、优化适用”的专业精神和“烈日下战高温、雨雪天斗严寒”的执着信念承担起超大现代农业延伸产业链条的“首发队”职责。

因为专业,所以出彩

    在超大,工程部是一个以严谨出名的部门。项目各个环节的细致和精准都让工程部向集团和社会交出一份份出彩的答卷。

一个项目正式启动之前,必须以工程部的“项目申请表”作为开始。这张A4表格所代表的是对项目由粗到细的设计、造价由简到繁的测算和与交付使用单位反复深入的沟通。

    工程部部长杨刚介绍说,这个环节非常关键,它决定着项目的进行与否。通过表单程序的推进,工程部能够深入了解并掌握项目的用途、投入等信息。通过专业测算和分析,工程部提出投入产出比的具体数据以及其它合理化建议,集团就可以根据这些情况做出是否投入或建设层级等相关决策。

    一旦立项,工程部就全面接手工程建设。这时,专业更体现在项目的进展中。

    2002年,超大亭江加工厂立项建设。根据实地堪察及与加工部相关人员反复沟通后,工程部给出了三个建设方案。每个方案都有着详细的说明和报价。三个方案中,工程部建议集团采用命名为“超亭加Ⅱ”的方案。

   “我们认为,‘超亭加Ⅱ’是最具性价比、也是最适合项目使用的方案。”杨刚回忆起那时的情况。当时,“超亭加Ⅱ”的造价在三个方案中是中等造价。“超亭加Ⅰ”和“超亭加Ⅲ”分别造价最高和造价最低。这三个方案的最明显差别在于设备购置上,“超亭加Ⅰ”所设计的均是一线品牌设备,“超亭加Ⅲ”是普通品牌设备,而“超亭加Ⅱ”则是主体设备为一线品牌,配套设备为普通品牌的组合设计。

    有人提出疑议,“超亭加Ⅱ”方案是否会出现不兼容的现象。几番研讨下,最终,集团根据工程部的信心选择了“超亭加Ⅱ”方案进行建设施工。在测试运行的当天,所有人都屏气凝神地等待结果。当设备全线启动并顺利运行时,大家都欢呼起来。

    工程部对“超亭加Ⅱ”方案的信心来源于部门的专业素养和经验累积。工程部拥有一个多年沉淀形成的信息系统,它采集各个项目建设中及完成后的各类数据,并对其进行分析、总结。根据这套系统,工程部能够准确掌握工程的设计、造价及设备信息,时刻为集团的建设需要提供及时、有效的服务。

因为热爱,所以执着

    众所周知,工程建设是非常辛苦的行业。对比其它常规工程建设而言,超大现代农业的农业工程建设更为艰辛。为确保农产品的健康与纯净,超大生产基地均选自远离城市的农村地区,有些还毗邻环境生态的自然风景区。这些地方,风景优美,空气、土壤、水质等自然要素都非常优良,然而往往都有着一个共同点,就是超大入驻前,生活极为不便。

    汤陈茂是工程部工程监理室的主管。随着集团产业的扩张,他也随项目建设去往了中国南北的多个地区。他有着一张黝黑的脸庞。他笑称,工程监理长期在工地风吹雨淋,黑是工程监理的“第一名片”。

    多伦牛场项目刚开始建设时,那里还是一片荒草地,汤陈茂就住在工地的简易工棚里。11月的多伦平均气温在-7℃以下,工棚里没有供暖,夜里常常盖着2、3床被子还冻得睡不着。与多伦这种极寒天气形成强烈对比的是漳州的加工厂项目。项目建设正值盛夏,为了防止出现施工缝,一层楼的混凝土要求一次浇筑成型,这就得连续施工10个小时。站得累了,汤陈茂就往沙堆上一趴休息一会儿。一天下来,脸上、身上都被晒得脱皮。

    “我们的适应能力都很强。”汤陈茂所在工程监理室多是年轻的小伙子。除了适应各种的气温、住宿环境,乐观的小伙子们也很善于找些途径改善伙食。在上海食用菌厂项目建设时,吃饭极为不便。年轻的工程监理们必须到镇上去吃饭,然后再带一盒饭回来。而晚上就只能吃冷盒饭。于是,这些小伙子就找了周围的卖菜阿姨搭伙,吃上了热饭菜。“我们还找不同的的阿姨搭伙吃饭,能吃到不同地方的口味。”回忆起那段时光,工程部的小伙子们还带着腼腆的笑容。

    工程的工期都不短,由于工作的延续性,这些现场监理们往往一出差最少要3个月,在工地过年过节也是常有的事。“做工程本来就是辛苦的行业,农业的工程建设更是要吃苦。我们既然选择了这个行业,选择了超大,就要耐得住寂寞,受得了艰苦。”汤陈茂的想法显得很简单也很深远。远离城市的繁华、家人的关怀,年轻的工程师们为了自己的选择和强农富国的梦想坚守在广阔的田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