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刊物

科研超大——高效现代农业

2011-06-30 10:57:43

做生产的“推进器”

    科技创造生产力,科研推动生产力。在告别靠天种地的传统农业道路上,现代科技成了重要推手。如何让现代科学技术的成果造福人类,如何将实验室里的成果输向土地,超大一直在思考,也一直在实践。企业创业之初,超大就明确提出要加强加快科研服务生产。在多年理论与实践的探索中,超大坚持了自己的信念:企业科研要实现自己的价值,必须千方百计服务于生产,成为生产的“推进器”。

   “我明白,给新的设备留够空间,其他运作照常。”放下手中的电话,实验室负责人罗立津博士继续忙碌。近日,位于福州黄山高科技实验农场的超大中心实验室全面升级。实验室准备引进新设备,这将让原本已是福建省级计量认证单位的实验室“如虎添翼”。

图片关键词

    这个实验室一直以来都承担着超大质量检测的重要任务,把守着超大食品安全的重要关口。每两年,超大全国基地的土壤、水源都会送到这里做一个全面体检,确保生产要素的安全可靠。同时为基地的配方施肥提供依据,促进生产质量的提高。输向生产一线的生产农资也都要在这里拿到合格通行证,才能在基地使用。

   “生产对科研的要求越来越高,我们必须不断提升实力,才能满足生产的需要。”罗立津说。今年,实验室的资源进行重新整合,原有的气相色谱仪、液相色谱仪、原子吸收分光光度计、原子荧光光谱仪继续发挥作用,同时将食品研发实验室的仪器设备统一管理使用。这些先进的仪器设备为超大的食品科学、作物科学和微生物领域的研究提供了技术研发的实验平台。“我们在原有的基础上对实验室的实验能力进行整合提升,集中资源办大事。整合后的实验室将更加高效,更好地服务于生产的各个方面。”罗立津对新升级的实验室充满期待。

    硬件条件升级为科研的进步做足了基本功,软件因此能够进一步发力。机制的创新在此时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近年来,以“项目”为主体的研发模式和管理机制,立足生产与市场需求,取得了一批具有推广应用价值的科研成果。

    每年,科技研究所所长徐福乐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科研立项。这些项目都由科研人员从生产一线提炼出来,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其中不乏众多国家级和省级的重点科研项目。“科研立项,能够将实际生产中的科研问题具体化、责任化,能够促进科研更快地出新成果,出好成果。”徐福乐说。

    6月初,超大科技研究所正式接到了福建省科技厅发来的菜心项目验收报告。“报告出来了,圆满成功了!”徐福乐所长高兴地把消息传递给所里的每一个人。看着沉甸甸的“果实”,大家又想起了上个月那关键的一天。

    5月21日清晨,诏安基地实验员丁康芬像往常一样到实验地察看一茬菜心的情况,看着葱绿可人的菜心,丁康芬既欣喜又有些紧张。今天,这个新品种的菜心项目将迎来专家组的验收,几个月的辛劳将换来怎样的成果?想到这里,丁康芬再次察看了一遍地头。

    上午9点多,由福建省科技厅组织的专家组到达地头,对菜心进行现场采收测评。“植株齐整壮硕,无病虫害,产量比其他品种超出20%。”话音刚落,现场发出一片赞叹声。项目负责人良种研发中心高灿红博士现场接受了项目论文答辩。他对专家提出的关于该品种的选育方式,品种优势等问题对答如流,专家们频频点头。最后,专家组成员在项目现场验收意见上郑重地签字。这意味着,超大承担的这个菜心项目顺利通过福建省科技厅重大项目验收,取得圆满成功。“这是一项省级的科研项目,利用回交转育的方式育成新型不育系。不但品质和抗性超越了原来的一些品种,产量还能提高,对生产很有价值!”高灿红博士掩饰不住激动的心情。接下来,这个品种的菜心就可以正式投入生产,超大的产品家族又有了新的成员。

    像这样的项目,超大科技研究所每年都要申报很多,也有很多项目会通过超大的科研平台实现为值得投入生产的好项目。仅去年一年,超大科技研究所就申报项目20多个,申请专利6项。超大科研,真正成为为生产服务,推动生产加速的“推进器”。

下到一线做科研

    科技研究所所长徐福乐一早走进办公室,和刚刚出差回来的肥料研发中心的小李打了个招呼,便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在科技研究所的办公区里,常常只有一两个人,而在食品研发中心的办公室里,人也不多,因为他们不在实验室,就在生产一线。对于这样“无人办公”的状态,徐福乐反而感到很高兴,“科研人员坐办公室是没有用的,经过这么多年的实践证明,让科研服务于生产的捷径之一,就是科研人员下基层,到生产中去,发现问题,研究问题,最终解决问题。”

    丹阳,超大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的第一位出站博士后,并不像人们想象中的样子,戴着厚厚的镜片,整天埋头在瓶瓶罐罐的实验室里。他是一个经常出差的人,并且把出差作为工作最重要的一部分。丹阳出差的地点往往跟他研究的项目息息相关。最近的实验室里,堆满了他从基地带回来的番薯,因为他和他的团队要为基地解决延长出口番薯保鲜期的难题,现在已经找到了关键突破点。于此同时,他还在为今年南丰蜜桔的出口加工做准备,这意味着,他又要在南丰一待好几个月了。

    丹阳和南丰有着很深的感情,当初他来到超大时,接到的第一个重大项目就与南丰蜜桔有关。当时南丰蜜桔试水出口欧洲,保鲜问题成为制约整个蜜桔产业的软肋。超大要想把南丰蜜桔的产业做强做大,保鲜这关必过不可。“当时一直在强调科研要为生产服务,我想坐在这是不可能解决问题的,必须到一线去看看问题出在哪,我就去了。”丹阳到了南丰蜜桔生产基地,从种植栽培开始了解,仔细观察产品在采收和加工过程的每一个环节。他和同事在集装箱里反复研究装载方式,通过测算确定箱内通气量,“人家的办公室里有空调,我们的办公室在集装箱里,也有冷气!”丹阳常常这样介绍办公环境。

    为了改造出合适的蜜桔包装箱,他和同事像小孩儿玩折纸一样,整晚地摆弄纸皮,有时为了使一个折角更牢固,他费尽心思,一晚能抽掉一包烟。在一次次实验中,他们不断地将设想和需求在手中实现出来。最终定做成型的包装箱,抗压性能比之前显著提高,箱体的通气量也更理想,包装费用反而下降了近一半。

    保鲜的效果如何,保鲜剂的使用起了关键作用。为了开发新的保鲜剂,丹阳不停地往返福州的实验室与南丰的生产基地之间。他将新鲜的果实带回实验室,研究保鲜剂的配方和含量,再回到基地进行小规模应用,得到反馈数据后再回到实验室改良。这样循环往复,2008年,丹阳在福州和南丰的路上来回奔波了17次。一年里,他在家待的时间不到一个月。

    辛苦的付出是有回报的,不久,应用了最新保鲜技术的南丰蜜桔出口的腐烂率喜人地降到了1%,离之前让人头疼的高腐烂率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2009年,超大南丰蜜桔出口腐烂率直接降为零。工作人员看着一车车新鲜的蜜桔踏上通往欧洲的旅途,全都开心地笑了。

    一切到这里还没有结束,丹阳和他的伙伴们仍然不时地往基地跑,继续寻找更好的保鲜方式,迎接南丰蜜桔的又一个丰收年。

    丹阳并不是唯一在一线忙碌的科研骨干,在超大,任何具体承担科研项目的负责人都必须深入项目现场,这已是“超大式”的科研工作方式。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句被引用无数的至理名言,如今被超大的科研人员深深印在脑海里,并付诸实践。食品研发中心、肥料研发中心、良种研发中心,这些与超大产业紧密关联的科研机构,科研骨干都长期扎根基层,他们是连接科研与生产的最直接的桥梁。

在科技研究所,每一位科研人员都有着双重身份,一边是专业的科研人员,一边是生产的参与者和管理者。用他们的话说,在实验室知道理论是不行的,只有深入生产一线,才能提炼问题,解决问题,真正服务于生产,推动生产。

一粒良种领先机

    民以农为本,农以种为先。一粒良种可以更新一个产品,提升一个产业,改变一个企业。以品种优良制胜的超大,从来没有停下良种研发的脚步。在市场需求多样化,自然灾害频繁的现代农业环境下,超大明白只有不断提升产品品质,加快品种更新换代,才能在市场中取得主动,保持领先地位。良种研发,在超大科研领域一枝独秀。

    6月的武汉已经热气逼人,在超大龙王咀基地的实验大棚里,年轻的实验员宫玲玲穿梭在大棚里,仔细地观察记录着棚里的情况。在外人看来满眼葱葱的绿,宫玲玲却清楚认得各个不同产品的品种。“这几个是西兰花的新品种,这是南瓜新品种,还有其他的一些新品种都在实验中。”宫玲玲指着地里的实验作物如数家珍。在这块实验地里选育成功的耐寒西兰花品种,如今已经成为武汉基地越冬的主要产品,并为超大西兰花的全国市场抢占了先机。去年实验成功的奶油南瓜,如今也硕果累累,还没采收就已经是出口订单的抢手货了。

    像武汉基地这样的良种实验场,在超大全国基地里还有四个,它们分布在北京平谷、南京六合、福建周宁和诏安。以超大遍布全国的基地来看,这样的实验场数量并不算多,然而却囊括了我国大部分的种植气候特征。从北方到长江流域,从高山到南方地区,适宜各个季节栽培蔬菜的气候带都有良种研发的试验场。“同一个品种,我们会在不同气候条件的地区同时进行实验,力求选育出适合不同地区栽培的良种。”良种研发中心副主任周凯就常年为此南北奔走。“春季在北方做完实验,夏季要去高山地区,冬季还要转战南方,长江流域更是一年四季都停不下来。”6月,刚刚从诏安试验场回到总部的周凯,又收拾行李去了北京,那里,新品西兰花和小西瓜的项目正等着他验收成果。

    好的实验条件为科研实验提供了强大的后盾,也加速了科研成果的出炉。一颗良种从它诞生之日起,就注定要改变一片又一片土地。

    如今的福建省诏安县,种植甜椒已经成为当地经济作物的主要收入来源。而七年前超大入驻诏安时,还没有人大规模种植甜椒。“看见超大种的,很赚钱,我们也跟着种。”老农林阿伯在离超大不远的村里包了一片地,全部种甜椒。当初,看着超大栽培的优质甜椒一车车运往市场,包装精美地发往世界各地,种了几十年地的农民都按捺不住了。天天到地头来“打探情况”。

图片关键词

    为了带动地方农业发展,超大将种植甜椒的技术带给了诏安人民。超大的示范效应使得甜椒迅速在诏安推广开来。都说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超大却一点也不担心。“我们有自己的法宝!”诏安基地生产主管何强松总是信心满满地对别人说。这位在农民眼里的种甜椒高手,从来都不怕人家学了他的本事。他所说的法宝,就是超大独一无二的品种优势。从一开始引进国外先进品种,超大就站在了更高的起点上。经过这么多年,超大的甜椒产品一直走着自己独具特色的道路,并紧紧配合着国内外市场的脚步。2005年,超大良种研发中心开始研发选育新的甜椒品种。依托不同地区实验场的优势,经过两年多的试验,超大开发出了自有知识产权的新品种——超研16号甜椒。新品种以更合适的投入产出比,更出色的耐低温性成为诏安基地大田栽培的“新宠”,并在其他基地逐渐推广开来。农民的甜椒还在周边市场卖的时候,品种超群的超大甜椒已经飞往了国外。

    每年,超大的土地上都在默默地发生变化。在周边农民看来,超大的土地上长出的依然是他们常见的西兰花、甜椒、辣椒等,他们看不见的是,从地里钻出的嫩芽,已经悄悄面向市场全面升级,而这一变化,往往走在所有人前面。

    超大良种研发中心的实验场仍然是超大最繁忙的生产线之一。拥有现代科技的农业企业,其优势就在于,它具有可持续的研发能力,不怕被超越,因为它总是能主动地引领先机,让农业的核心——良种成为拉动生产发展的持久动力。


结语:

    超大科技研究所的各个分支研究机构,没有给企业直接创造利润,却用不断涌现的科研成果,为生产输送源源不断的强劲动力。科研转化生产力的口号,在超大显得特别铿锵有力。重要的是,这不仅仅是一句口号,而是真正化为了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