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刊物

沃土奏华章——超大基地现代农田改造纪实

2011-03-31 16:13:46

    编者按: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国家用各项惠农政策,加强了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大力改善农业生产条件,取得了初步的成效,但是农田改造工程投资大、周期长,新世纪以来,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如今仅仅依靠政府的力量是不够的,农业龙头的带动作用日渐凸显出来,超大基地十年的农田改造就是一个成功案例,她强化了当地农业的基础,改善了农民的劳作环境,保障了农村的可持续发展。历史已经证明,要发展优质、高产、高效、生态、安全的现代农业,就要提高农业集约经营水平,而农田改造正是现代农业集约发展的必经之路。 


图片关键词

“百纳衣”变身方块田

   “五年前,春耕的时候,水田里是安安静静的牛耕地,五年后,地头满是轰隆隆的农用机械来来回回,变化实在太大了!”湖南省宁乡县夏铎铺镇三桥村的农民刘淑钧亲眼目睹了自己家乡土地的变迁。

   “散、乱、杂”是过去三桥村农业用地的真实写照,各家各户守着几亩水田养家糊口,有的农户一年就种一季水稻,有的农户家年轻人出门打工,剩下的老幼妇孺将田地一半抛荒,一半种点蔬菜自给自足。“各扫门前雪,哪谈的上现代化发展,能温饱就不错了。”村委领导介绍说,田地零散地分配在每家每户,既无法大面积推广优秀品种,也无法对农田进行同一改造,更不可能在农田上铺设现代化的农用设施,如何加快当地新农村的建设,成为了当地政府一项难题。

    到了2006年,一个消息如同寂静夜晚里的一声“春雷”,在三桥村的家家户户中传开,国家级农业龙头企业超大集团要入驻三桥村,首先一项大动作就是把村民的田地租赁并加以农田改造。这是好?还是坏?守着几辈子祖上传下来的田地要进行集中式的开发,这种现代化思想还难以被当地老百姓所认同。在将信将疑中,一场轰轰烈烈的农田改造工程拉开了序幕。

    几个月的农田改造工程后,村民的眼前亮了。昔日形状不一、大小不一、高低不齐,像老和尚穿的“百纳衣”似的水田,变成了梗拉直、小改大、田成方的齐整农田;完善了水利工程,开发了塘、库蓄水设施,修葺了主渠、支渠,提高了水源保证;改造工程还建起了水泥铺成的宽阔机耕路、改善了农田作业路。一个“田块成方、道路成行、机耕方便、灌排自如”的田园化格局就此形成。

    随着农田改造的完成,超大宁乡基地紧接着开启了规模化生产按钮,过去的粗放型农业摇身变成了集约化的发展。宁乡基地根据市场订单将优质品种迅速加以推广,过去的水稻地种上了经济价值更高的蔬菜,其中一个“开门红”产品就是红辣椒,在超大宁乡基地统一管理、统一施肥、统一植保的规模化生产下,第一批红辣椒产品规格相同,产量丰富,品质超群。看着一筐筐红辣椒从地头由拖拉机运到加工厂,再装上集装箱货车,最终出口到国外市场,三桥村的村民终于理解了“把田集中起来能办大事”的道理。

    “超大开拓基地的第一步都是农田改造。”超大基地部部长王龙王介绍说,宁乡基地是超大集团在全国农村农田改造的一个缩影案例。从最北方的长春基地到南方的福建诏安基地,基地开发都是按照“集中连片、规模开发、综合治理”的原则,将传统农业的“百纳衣”田块通过科学化的规划、设计、改造,形成棋盘一般的现代化园林式的农田格局。

    “农田改造是中国发展现代农业的立业之基。” 超大集团主席郭浩表示,超大在“十二五”国家发展中,还将继续稳步在新农村建设中,大力推进农田改造,把这一项基础工程做好,超大的发展在未来会走的更宽、更快。

让农田“流金淌银”

   “过去我们种的是‘雷响田’,靠天下雨吃饭,根本种不了经济作物,收入怎么提的上去?”福建诏安梅州乡的村民吴茂顺这样形容过去村头田地的“贫瘠”。

    2002年随着超大的入驻和基地对土地的水利设施改造后,原本只能种水稻的田改成了能旱涝保收的蔬菜园,吴茂顺说,原来一年只能种一茬水稻,现在一年能种三茬蔬菜,蔬菜的价格还更高,收入自然翻了好几番。在农田改造这项基础之上,超大在当地创出了好几项蔬菜品牌,以甜椒为代表的一系列精品蔬菜带动了当地农业的产业化发展,树立了诏安地区优质甜椒的“金字招牌”,远近客商慕名而来,超大基地赢得了高利润,周边农户也被带动着因此赚得钵满盆满。

    无独有偶,超大武汉龙王咀基地也通过农田水利改造,充分满足茄果类等高经济价值的作物的栽培条件,为基地赢得附加值高的产品订单。基地生产主管凡开红介绍说,要种蔬菜,首先水利工程要完善。茄果类蔬菜在坐果期时,农田既要能灌又能排,这种快速灌溉的方式称为“跑马水”,水从主渠进入农田,将田湿润后,立刻放水,好比赛马一样,跑了一圈又回到了笼子里。凡开红接着说,这要求田的沟、渠完善、布局合理。

    基地经理周国华补充说,武汉龙王咀基地原是国有农场,农田底子还挺好,但超大的要求更高,比如过去的水渠是土渠,遇到暴雨,水床就会越来越高,水渠里的蓄水量就降低,排灌系统堵塞,超大接手后全部都改成了水泥渠,3、4年使用下来,一点问题都没有。在超大,为了能栽培出市场价值高的迷你小黄瓜、迷你小番茄这样的精品果蔬,超大基地更是不惜重金引入了滴灌等现代化设备,一方面能省水省电,减少用工,降低成本,另一方面还能防止病虫害蔓延和传染,周国华表示,现代化设施增设也是建立在农田改造之上的,没有平整的土地,规范的大棚,完善的灌溉基础,现代化设施根本用不了。

    在超大基地,让土地“流金淌银”的不仅是水利工程,还包括沃土工程。初春,笔者在超大的南丰果园遇到正做土壤肥力实验的科研所实验员李鹏生。李鹏生介绍说,超大科研所常年都有实验员在基地进行沃土工程,土壤肥力的改良是生产必不可少的环节,是提高产品品质的有效方式。果园为了保土保墒,提升肥力,特别栽植了印度豇豆,夏季可以减少土壤水分蒸发,雨季减少水土流失,到了秋冬后,又可以翻入土壤,变成天然的养料。李鹏生说,下个月他又要到超大其他的蔬菜基地,继续推行土壤改良工程,据了解,在武汉、扬州、临海等基地休耕期间,轮作田菁等豆科绿肥,既提升土壤肥力,又降低常年耕作后土壤的高盐分,避免高盐对作物的毒害。

    “无论是水利工程,还是沃土工程,不间断农田改良、改造使得超大的土壤始终能产出高品质的产品。”基地部长王龙旺说,同一片土地,过去在农户手中是贫瘠地,只能听天由命,换到超大手中变成了香饽饽,可以“流金淌银”,这个反差正是建立在超大的农田改造之上的,将农田改造持续做好,将基础建设维护好。只要产品是精品,在市场上自然是“酒香不怕巷子深”。

现代农田解放双手

    谈起传统农业,“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是五千年来中国农业的一个生动写照,“素质低、脏乱差”是中国传统农民的外貌素描。如何能够改变这样一个现状?超大主席郭浩表示,将低产田改造成高标准田,是现代农业的基础,是改变中国农民精神面貌和改善工作环境的重要方式。

    超大南京基地的农户们就因农田改造步入了“轻松”时代。“现在生产条件大大改善了!”南京六合镇横梁镇太平村的村民来到超大基地打工后,学会了使用滴灌等现代化设施。想起过去给农田浇水的辛苦,村民们依旧“叫苦连天”,以前遇到作物需水期,家家户户都要提着桶到河里挑水,一天要走好几个来回,有点经济实力的农户就用水泵抽水,拉起长长的管子到田块中央,操作起来要好几个人才能完成,也不轻松。现在一改天地宽,一个“滴灌开关”就可以将水分和养分输送到植株根部,一个片区一个工人就可以完成浇水工作。村民们还发现,过去一手一瓢地给每一株浇水,既累又繁琐,现在用上了现代化的设施,这些问题都迎刃而解了,最重要的是给每株植株浇水,设施比手工更加精确和均匀。

    在南京基地采访时,生产主管骑着电摩带着笔者十几分钟就沿着笔直、宽阔、平整的机耕路将基地绕了一圈。在超大基地,总能看到渠相连,路相通景象,不仅是电动摩托车,大型的拖拉机和农业机械都可以通过机耕路进入田地作业。和当地村民交谈时,说起过去的“泥巴路”他们皱起了眉头,遇到下雨天,路上几乎变成了“沼泽”,不要说车辆没有办法通过,就连人也很难淌过去,如果碰到紧急情况,村民只能眼巴巴地看着田地的蔬菜被暴雨冲烂了,连抢收这样的补救措施都不可能。现在农田里3米宽的机耕路连成网,2吨的小货车都可以在上面交汇行驶,运输的拖拉机突突突一会儿就从地头将产品拉到了加工厂,太平村的村民觉得一切变化如同做梦一般不可思议。

   “过去用水牛犁地,双脚踩在泥水地里,劳作起来费时又费力,现在开着翻耕拖拉机,一袋烟的功夫就把一亩地给搞定了。”

   “没有农田改造前,土地保水保墒差,一天要浇一次水,现在几天才浇一次水。”

    ……

    超大的农民工们在农田改造后减去了肩膀上的重担,他们有更多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对栽培技术的思考中,如何控制大棚温度、如何管理好灌溉、如何做好生物植保,他们从靠天吃饭的配角逐步转变为科学管田的主角。

    农田改造能把生产力提升,能将劳动者的双手解放,能让种菜步入“轻松”时代。郭浩主席曾经这样表示:“谈现代农业,首先就是农田改造,在田地上建道路、排涝、灌溉等现代化设施,没有农田改造,谈现代农业是不可能的。”正是沿着这样一条发展思路,在超大基地的不懈对农田的改造下,中国大地上一个个农村、一批批农民正经历着向现代农业、现代农民转变的涅槃之路。

图片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