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刊物

黑土地崛起新希望

2010-10-31 11:14:27

    2010年8月,国务院召开会议,商讨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进一步发展规划,推动东北地区加速发展。早在2003年,国家就出台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的若干意见》。温家宝总理指出,振兴东北,首先要从振兴农业开始。

    东北地区拥有得天独厚的农业资源优势,肥沃的黑土地,平坦宽阔的地势,充足的灌溉水源,使东北成为我国的“大粮仓”。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民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农业生产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以发展粮食生产为主的产业结构不可动摇,亟需提升农业现代化水平,改善产业结构,为工业及其他行业的发展提供强有力支撑。东北,开始了农业的重振之路。

    在东北的振兴道路上,超大现代农业扎根这片沃土,以自己特有的对现代农业的解读和规划,为这片黑土地注入了新的生机,在振兴东北农业的进程中发挥了一个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的作用,成为黑土地上升起的耀眼明星。

玉米种出新花样

    东北种玉米是出了名的。中国的吉林省与美国、乌克兰的玉米种植区并列形成世界三大黄金玉米带。土壤肥沃,雨热同季的条件,使吉林省成为产玉米大省,每年的玉米产量占到全省粮食类产量的四分之三。先天的优势加上长期种植玉米的农业结构,吉林省的玉米产业已经发展得相当成熟。超大要在这样的土地上落户,以超大的实力和技术,一定能给吉林省的玉米产业添砖加瓦。但是,在遍地金黄的玉米地里,超大却走出了自己的一条路——大力发展甜玉米生产。

图片关键词

    说起长春基地的甜玉米种植,不得不提到一个人,他就是带领团队在这片土地上成功选育出适合当地生长的甜玉米的人——史德龙。史德龙2006年到长春基地,那时,周边的农民种的全是食用糯玉米和饲料玉米,一到收获的季节,一车又一车的玉米源源不断地往外运输,大家都习惯了这样的丰收景象。然而一次经历让史德龙对玉米有了重新的认识。有一次他上超市考察蔬菜的市场行情,发现超市里包装精美的甜玉米一根卖到三四元钱,而不远处糯玉米摊位上,成堆的糯玉米一斤不过几毛钱。更让他惊讶的是,超市里卖的甜玉米都是从别的省份运来的。这让史德龙十分震撼,吉林这样一个产玉米的大省,还要从外地输入甜玉米,而且价格比本地的玉米贵上几倍。回去后,史德龙做了调查,发现吉林省只有零星的农户生产甜玉米,并且规模都不大,数目不多的几家甜玉米加工企业原料很多还来自外地。史德龙想到了超大的甜玉米。

    甜玉米是超大的名牌产品,经过多年的发展,超大已经拥有了成熟且先进的栽培技术。经过总部的批准,史德龙和他的同事开始选育适合在长春栽培的甜玉米品种。总部提供了3个成熟的品种,史德龙通过各种渠道又拿来了5个,一共8个品种,开始了第一年的试验。跟他一起进行试验的,还有阎明文。阎明文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祖祖辈辈都种玉米,要说怎么种糯玉米,他敢拍胸脯,可是听说要种甜玉米,还真是一头雾水。“别说种了,见都没见过!”阎明文的心里也直打鼓。按照超大的栽培模式,结合当地的气候条件,第一年就得到了早、中、晚熟共41个品种,淘汰了3个劣势品种,进行下一轮试验。试验期间,他们常常一头钻进玉米地里好几个小时,研究不同品种的生长情况,详细记录并对比。史德龙还专门回到母校华中农大玉米研究室,向专家请教疑难问题。

    在吉林种植甜玉米,确定合适的播种期成为难点。由于当地没有种植甜玉米的先例,就没有准确的播种时间可以参考。播早了容易受冻害影响,播晚了又会错过发芽生长的时间段。经过两年的时间和大批量品种的试验,在多次失败之后,史德龙和他的同事们终于确定了每年5月8日至6月15日为长春甜玉米最佳播种期的时间表,而这一时间,如今已成为吉林地区种植甜玉米的标准农事操作时间。

    经过三年的试验,长春基地最终诞生了适合当地种植的甜玉米品种。吃着自己种出来的甜玉米,阎明文和当地的工人们惊叹:“吃了半辈子玉米,第一次吃上这么甜的玉米!”当年在长春举行的农交会上,超大带去了自己种植的甜玉米,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市民们争抢着购买。习惯了吃糯玉米的长春人,第一次吃上了在长春土地上种出来的甜玉米。之后,要求购买甜玉米的订单纷至沓来。

    试验成功后,超大成为吉林省第一家规模种植甜玉米的企业,结束了吉林省无大面积种植甜玉米的历史,也带动了省内甜玉米加工企业的发展。长春市崔杰市长在视察超大时表示,超大大力发展甜玉米,起到了很好的示范带动作用,丰富了当地玉米的产业结构,为长春市的玉米产业发展开辟了一条新路。超大长春基地的甜玉米种植还吸引了来自新疆甚至日本的农业考察团前来考察交流。

    同样是玉米,超大在以种植玉米著称的吉林省,发挥优势,推陈出新,不但让超大的甜玉米在东北的土地上扎根,还陆续试验成功了适合当地种植的高品质白粘玉米和花粒玉米,丰富了当地玉米的品种结构,也提升了中国黄金玉米带的“含金量”。

小果子树起新产业

    9月,东北大地已有初秋的凉意。超大长春基地的生产主管李铁刚来到一片灌木地里,进行日常巡视。这片灌木地一个礼拜前刚刚采收完树莓,等到天气再凉一些,就要进行越冬的农事操作。“树莓是浅根系的植物,枝为两年生。采收完后冬天只要把老枝埋入土里,来年春天就会发出新芽。”现在的李铁刚说起树莓的种植能够侃侃而谈,可是在超大种植树莓之前,他连树莓是什么都不知道。在超大,李铁刚与树莓共同成长,看着树莓向着新产业发展。图片关键词

    树莓作为一种国外常见的水果,不但可以鲜食,还可以加工成各种饮料,由于极高的营养价值和美容功效,受到欧美国家的青睐。然而在中国,了解树莓的人并不多,更不用说大面积种植。东北有着肥沃的土壤,温暖湿润的气候,长时间的日照,这些都为树莓栽培提供了良好的条件。然而,很久以来,东北地区的树莓栽培都是一片空白。

    超大瞅准了树莓的发展潜力,决定在长春基地开展树莓栽培。在超大引进树莓之前,长春地区乃至吉林省还没有人种过树莓。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超大对树莓的种植进行了科学的规划。

    超大的树莓产业一开始就与专家项目挂钩,走上了科学发展的道路。长春基地总经理兰延龙拿出一份资料,是《吉林省出口树莓产业示范星火科技专家大院》验收材料,里面写着:该项目的目的是以科技为支撑,进行出口树莓的生产、加工技术研究,建立起一个含农业技术推广和研发的树莓生产、加工、出口的新型产业化体系。吉林农业大学园艺学院的吴林教授,是指导超大树莓发展的首席专家。她带来4个树莓品种,与超大的2个品种一起进行研究开发。李铁刚就是跟着吴教授学习树莓栽培技术的。“一开始啥也不懂,找了很多资料学习,买书、上网,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了解树莓的栽培技术,再加上专家的指导,很快就上手了。”那段时间,李铁刚不是泡在房间里看树莓的资料,就是埋头在地里查看树莓的生长情况,“除了吃饭睡觉,其他时间全在研究树莓。”每次专家来,他都围在身边问这问那。

    除了品种的引进,长春基地还通过了长春市检验检疫局的《无公害农产品产地环境状况评价报告》,在土壤、污染物指数、灌溉水等方面均符合出口种植标准。看着满枝的红色小浆果,李铁刚和超大的工人们开心地笑了。

    在超大的加工厂里,工人“哗”地一声拉开冷库的大门,白色的冷气飘散出来,带出阵阵冷风。冷库大门的电子屏幕上显示,库内的温度是零下三十五度。冷库里,整齐地码放着一箱箱包装好的树莓。“这是准备出口欧洲的树莓,品质很好!”加工厂的负责人顾明解释,出口树莓对技术要求很高,工人采摘时必须小心翼翼,不能将树莓娇嫩的果皮碰破,也不能掉在地上,采摘后必须及时运到加工厂,直接送进零下三十五度的冷库急冻,这样才能保证树莓的色泽和新鲜度。种得好还得卖得好,只有强大的技术和硬件设施做后盾,才能让丰收的果实实现最大的价值。

    树莓,这个过去在东北难寻踪迹的小浆果,因为超大的引进栽培,逐渐成为长春市新兴的特色农产品,也成为吉林农业一道新的风景。超大的树莓正从生产、加工到销售,遵循标准化、规范化发展的理念,探索树莓产业化发展道路。

超大改变了这里

    超大长春基地所在的绿园区踊跃镇,是传统的农业乡镇,这里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的耕地,乡亲们祖祖辈辈都在这片土地上劳作,生生不息。跟大多数的传统农民一样,靠天吃饭,靠收成养家是他们深信不疑的想法。但是2005年超大基地落户以后,这片土地悄然发生了变化。

图片关键词

    王永兰,踊跃镇于家村人,在超大工作五年,如今已经是地地道道的超大产业工人。王永兰的丈夫身体不好,只能做些轻活儿,收入也不高。进超大前,王永兰就守着家里的一亩三分地,靠天种地养家糊口,日子过得十分拮据。“以前自己种地,下雨怕涝了,不下雨怕干了,可操心了。”听说超大在村里租赁土地,还招村里的农民去当工人,王永兰毅然加入了这个行列。凭着勤劳肯干的劲头,王永兰在超大打工每个月有工资,加上租赁土地的地租,王永兰一家的生活一下好了起来。因为离家近,她既可以照顾丈夫孩子,又可以上班挣钱,日子过得踏实幸福。“现在比过去强多了!每个月稳定拿工资,不像过去种地提心吊胆地就怕没收成,我希望能一直在超大干!”王永兰很满足现在的生活,也很感激超大给了她现在的生活。

    像王永兰这样在家门口上班挣钱的工人,在长春基地比比皆是。这些年,踊跃镇的许多年轻人都到大城市打工去了,家里的妇女、老人靠着一点农活儿生活。“以前卖水果的小贩来,很多村里人都只看不买。兜里没啥钱,不舍得!”作为当地人的阎明文说起过去的生活,忍不住叹息,“现在有钱了,想买啥买啥,那日子过得,可舒心了!”

    用基地经理兰延龙的话来说,长春基地的工人队伍,是“三八六一部队”。“三八”即妇女,“六一”即六十岁以上的男性。“这个群体在农村属于剩余劳动力,他们有从事农业劳动的能力和技能,但是又不能远离家乡。超大的生产模式正好顾全了他们的处境。”因此,愿意到超大来工作的人很多。即使是一些临时工,也可以趁家里种玉米农闲的时间到超大采摘树莓,大大提高了收入水平。镇里的干部说:“超大来的这几年,镇里的信用社存款都增加了好几百万!可见农民的生活水平显著提高了!”

    在超大务工的农民不但直接获得了收入,还能学习到许多农业技能,张百昌就是其中一位。张百昌原来在家靠种菜为生,因为都是传统靠天吃饭的技术,收成时好时坏,收入也不稳定。看到超大利用先进技术科学种菜,张百昌心生羡慕,停了家里的活,到超大当起了小组长。在超大,他学习到科学栽培管理蔬菜的方法,在基地技术员的指导下,让一望无际的菜地获得了丰收。看着自己种出来的菜一车车运走,张百昌很自豪,“过去在家里都按老辈的经验种菜,到了超大才知道科学种菜的学问可大了!以前多种几分地心里就没底,现在带着工人大面积地种一样能有好收成!”

    和张百昌一样在超大成为种菜好手的,还有阎明文。当初参加镇里组织的干部挂点企业,没想到来了超大,竟一下子迷上了种甜玉米。“当时我们那旮旯没有甜玉米,我就跟着基地的技术员学,越学越觉着有兴趣,就跟着学了三年。现在种甜玉米的技术我都会了,还能教村里乡亲种。”阎明文和一些农民成了超大在当地培养起来的种植甜玉米的第一批技术人员。

    乡亲们都说,超大在踊跃镇的扎根,让这里发生了“三变”,即农田变工厂,农村变社区,农民变工人。这些悄然发生的变化改变的是当地人祖祖辈辈的生活习惯,改变的是落后的农村面貌,也点燃了农民对生活新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