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刊物

“巡回劳作”:超大农民工常年有钱赚

2010-09-30 15:50:17

    超大福建周宁基地的工人陈师傅这两天在收拾行李,准备前往同在福建省内却更南边的连江基地工作。陈师傅并非调往连江基地,而是和往年一样,根据生产季节需要,到连江基地投入那里即将展开的繁忙的生产工作。

   “接下来去连江,协助那边冬季生产,等来年春天再回来!”陈师傅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工作方式。地处高山的周宁基地,以栽培反季节蔬菜为主,主要生产工作在每年的9月底基本结束,然后进入相对较不繁忙的休耕备耕时期。和来自贵州的陈师傅一起,每年到了这个时候,来自外地的工人师傅们就会转移到南边的平原基地继续那里的生产工作。等到春季周宁的气温回升,新一轮的生产操作再度展开时,他们又会回来。这样年复一年。在工人们的眼里,这样“候鸟”一样的工作方式,给他们带来了不一样的体验,而这就是超大执行多年的农民工全国调拨制度。

    超大南北方众多基地都拥有大批外来农民工,而遍布大江南北的超大基地的生产有着一定的季节性。正是这种囊括全国范围的季节性,为超大产品365天周年化供应提供了保证。也形成了南北方基地不同的生产时期和产品。当北方或高山基地生产进入淡季时,工人就相对赋闲,而南方或平原基地正处在繁忙的生产季,需要补充大量的劳动力,到了夏季情况正好相反,南北方的合理调拨应运而生。

    周宁基地的负责人兰准炳算了一笔账,从其他基地调一个熟练工人,比培养一个新的操作工人,能节省更多的成本。同时,参与调拨的工人避免了赋闲,能够得到更多收入。周宁基地的李师傅参与了多年的基地间调拨,每次到了转移的季节,他都第一个报名。他说:“周宁农闲的时候,到其他基地生产,仍然可以赚到钱,而不用待在周宁等待下一茬生产,我们有钱赚,基地也减轻负担。大家都很乐意。”人力资源的优化使得各个基地的劳动力资源得到最大程度的利用,发挥了更大的价值。

    不仅仅是如此,在连江基地负责人吴书雄看来,参与调拨的农民工师傅们与超大有着更深的感情。每年周宁的工人们到连江基地的当天,基地的负责人都会去宿舍看望“老朋友”。“很多工人在超大工作很多年,对超大有着很深的感情,他们把周宁基地和连江基地都当成自己的家,每次来也一点都不陌生,很快就能投入生产。”吴书雄的说法在工人们身上得到很好的印证。这些在超大工作多年的工人师傅对超大的经营理念和生产操作流程都很熟悉,并培养了很强的认同感,“这比让一个新手了解生产并投入工作再到技术娴熟要轻松多了。”基地的生产负责人说。正是这样的情感,让很多工人不论在哪个基地都能很快地全身心地投入生产工作,支持不同基地的生产需要。

    对于工人本身来说,参与南北方的调拨还是增强自己技术的大好机会。连江基地的林师傅已经连续好几年到张北基地参与西兰花生产。张北与连江是气候条件完全不同的两个地方,经过几年的锻炼学习,李师傅学到了不少知识和技术。“在张北种植西兰花和连江有很大的区别,预防病虫害、生产操作都有各自的特点,这几年跟着生产组长在两个基地搞生产,长了不少见识,现在无论在南方还是北方,我都知道怎么种了。”超大拥有的大跨度的南北生产基地,给广大工人提供了学习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他们能够得到比其他固定工人更多的锻炼。

    如今,超大已经形成了相对稳定的南北方基地调拨方向,比如高山的周宁基地与平原的连江基地间的调拨,南方的连江基地与北方的张北基地间的调拨,以及距离相对较近的张北基地与北京平谷基地间的忙时灵活调拨等常态化的模式。过去农民工走南闯北为了找一份好工作,如今超大的工人们在一次次新的“走南闯北”生产中,学到了更多实用的知识技术,也为超大创造了更多更大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