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刊物

树立首善之区的中国农业“地标”

2010-09-30 15:54:23

倍受欢迎的“礼品菜”

    中秋、国庆将至,超大北京平谷基地经理刘军的手机响个不停。

   “都是订礼品箱的。”刘军已经习惯于每逢节日的这种忙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京城里流行起将绿色农产品作为节日礼品。超大出品的礼品箱作为假日礼品更是受到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及百姓的青睐。超大礼品箱中蔬菜水果是主打品种,另外搭配有超大的大米、茶叶等绿色、有机产品。

   “超大是我们的长期合作伙伴。”北京一家大型速食餐饮企业公关部的经理林诚告诉《绿色时代》。参观超大基地是公司商务接待活动中重要的一项内容,意在展示企业速食产品原材料的绝对安全。一人一份超大礼品箱则是接待活动的最后一环。林诚表示,这样的安排令客户非常满意。

    不仅是礼品的首选,超大农产品还成为京城名菜的主角。图片关键词

    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北京市城市餐饮安全被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所有餐厅必须经过层层评估,没能通过考核的餐厅就不能开业迎宾。与此同时,进京农产品也被严格控制。一时间,京城菜贵。杭椒牛柳是一道著名的浙江菜,在北京也受到热烈欢迎,是外国游客最喜爱的菜式之一。然而奥运前后正值全国大部分地区杭椒产出的空档期,又受到进京标准的限制,那个时段的杭椒非常珍贵。

   “超大杭椒制菜后色、香、味、形都非常好,清香鲜嫩,果形齐整。”刘军表示,“而且超大基地本身就是通过认证的供奥基地,杭椒进京更是供不应求。”自从2004年发现杭椒牛柳这道菜在北京极受欢迎,超大就开始引种这个特殊品种。经过几次的试验,最终选定最适合北方地区种植的杭椒品种,并能够保证在每年的2到3季度采摘上市,与超大其它区域的基地相衔接周年化供应市场。超大杭椒的供应,让杭椒牛柳这道菜更增风味;也因为超大农产品过硬的产品品质,令国内外游客在奥运期间尽享中国名菜的美味。

    在北京,超大农产品还是普通百姓家庭菜篮子的主角。

    夏日的北京,清晨就散发出炎炎的“暑气”。新发地批发市场却已是人声鼎沸,一家面积较大的批发点前聚集着好些来采购的客人。这家批发点摆出了西兰花、大白菜、西红柿、生菜等好几个品种的蔬菜样品,这些蔬菜新鲜水灵,与其它批发点形成了明显的反差。老板祥子是河北人,几年来,他一直在新发地做蔬菜批发生意。他所经营的蔬菜均来自超大基地,经营方式很简单菜却很好卖。到了夏季,专卖超大张北基地产出的蔬菜,因为“坝上高原蔬菜又新鲜又好吃,这个时间其它地方没什么菜,有种出来的也没张北的好。”其它时候,卖超大其它地区调拨来的菜。反正全年都有菜卖,菜好价格也走得好,客户比较过市场里的货后都爱来他的点上批。

    在新发地批发市场、八里桥批发市场……在北京的大酒楼、大型连锁超市,超大农产品受到热烈的追捧。

花田草海里的“健康菜”

     乘坐北京各条线路的地铁,人们都可以在车厢里看到这样一句话:“坝上张北,家门口的草原”。河北省张北县位于北京西北方向,距北京200余公里,属内蒙古高原南缘的坝上地区。这个被看作北京家门口草原的张北县,正在进行一项高站位、大手笔、强力度推进的重点生态旅游工程——以中都原始草原为中心,打造20万亩的“花田草海”。

    张北的“花田草海”南北长9.7公里,东西长14.2公里,种植有金黄的油菜花、紫色的胡麻花、白色的土豆花以及绿色的芨芨草等作物。一眼望去,视野里遍是或黄或紫、或白或绿的海洋,与天际相连。

    拥有这样美景的张北县却曾经是直接影响北京生态环境的六大风口之一。为保卫首都生态环境,张北已实现退耕40余万亩,治草30余万亩。退耕退牧的直接后果便是当地农民的收入减少了。要使环京津北部区域起到绿色屏障的作用,首先是要解决当地人们的生活问题。在收获自然效益的同时,张北选择了以生态旅游和绿色农业发展当地经济。“花田草海”是该县实施生态旅游战略的一个重点项目,而引进超大现代农业则是该县实施绿色农业战略的另一个重点项目。

    超大张北基地的万亩肥沃土地被“花田草海”环抱,绿意盎然的在地蔬菜和接连成片的白色大棚成为了草原生态环境中的另一番动人景观。张北是“河北省蔬菜之乡”,独特的地理环境特别适宜发展错季蔬菜种植,来该县投资进行农业种植的个人和企业非常多。由于超大现代农业生态化、现代化的种植模式以及强有力的营销赢利能力,完全符合张北发展绿色农业的需求,县政府大力扶持超大在当地的农业开发,超大已经成为当地规模最大的农业生产单位。

    位于坝上地区的张北县全县基本没有工业企业。平均海拔高度1400米,是盛夏如秋的凉爽之城。这里年平均气温只有2.6℃,全年气温温差极大,夏季最热气温与冬季最冷气温相差近70℃。它同时又是河北省日照条件最好的县之一。远离污染、海拔高、温差大、日照足,特有的自然条件和区位优势为坝上农产品的生长筑起了一条天然绿色屏障。

    “这里昼夜温差大,冬天气温零下二十几度、三十几度很正常,所以病虫害基本没有。”超大张北基地的生产负责人王高能说,这种气候条件下病虫害无法越冬,直接减少了生产投入,更保证了农产品的生态化种植。远离工业的区位特点,使整个张北的空气、土壤都保持纯净。超大基地生产用水均抽取80-100米的地下水,冰凉刺骨的地下水水质优良。这些环境因素都为超大绿色农产品的生产提供了得天独厚的优势。

    张北高海拔地区的充沛日照,十分有利于喜冷凉蔬菜的生长和后期养分积累。超大所种植的大白菜、大白萝卜、西生菜、西兰花等蔬菜产品质地脆嫩、干物质含量高,色泽饱满,具有很高的商品性。

    张北农产品优越的上市档期也为超大全国生产基地出产产品的供应衔接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坝上地区无霜期短,只有90-105天。超大张北基地的蔬菜安全越夏,与南方地区生产时间错季,于第3季度上市。该时间段恰好是京、津及东南沿海夏秋淡季,市场需求量大,更是蔬菜出口的强档,正好满足超大丰厚的出口订单。

    张北农产品质量安全、商品性好、上市期优越,来自全国的农产品经销商在出菜期慕名而来。在张北只要有几十亩的农产品种植单位,就会有经销商带着货车守在地头准备收菜。而规模最大的超大基地同时几个经销商来“争货”更是常有的现象。

   “可以供给地头销售的产品基本没有,都是订单销售。”超大张北基地经理李光远介绍。张北菜好,却少有自己的品牌。因为品质好,地头销售出去的菜一转手就被贴牌销售,到了终端价格都是几倍增长。超大品牌经营的发展思路与张北政府的发展思路不谋而合。当地政府把超大的运营作为成功经验向农产品种植户大力推广,希望在超大的示范带动下,张北农产品能够多培育出几个知名品牌。

先进技术下的“黄金菜

    “今年的西兰花销售情况非常理想。”负责西兰花销售的超大交易员陈理锦心情非常激动。继长江流域西兰花销售的胜利告捷之后,京津冀地区的西兰花又传佳报。“超大张北西兰花比同地区的西兰花提前了半个月上市,这可是不得了的黄金营销期。”

    第3季度的张北西兰花上市期正值全国西兰花的上市空档,这个时间段的西兰花价格可想而知。而超大西兰花又比同地区的西兰花提前了半个月上市销售,产生的利润是非常喜人的。

   “主要因为今年育苗时遭遇了严重的寒流,张北大部分种西兰花的苗都冻死了。” 王高能告诉《绿色时代》。初夏是育第一批西兰花苗的时间,没想到寒流忽然来袭,夜里气温降到了-20℃。张北在育的西兰花大多冻死,而超大凭借超强防范意识和得当保护举措保住了这珍贵的第一批西兰花苗。

    超大的气候灾害预警体系发挥了首先作用。由于与当地气象局的紧密联络关系,超大第一时间掌握了寒流的信息。拥有全国各地不同气候条件下种植经验的总部专家团的指令有条不紊地发向张北基地。

   “我们用上了双棚。”王高能说。超大的西兰花苗采用了大棚里套小拱棚的双棚保苗方式,令棚内更加保暖。张北地区昼夜温差大,白天日照充足,紫外线极强,棚外温度10℃-15℃时,双棚里的温度可以达到40℃。于是就采用上午两趟、下午两趟在固定时间开棚通风。不同的时间代表着不同气温下是只开启上风口还是同时开启上、下风口通风,这都需要对时间和环境进行综合判断。而到了夜里,所有棚膜被盖上,同时在棚内点上蜡烛或干草进行保暖,这个举措可以使棚内温度保持在-2℃。先进的农业设施和技术下,寒流过去后,珍贵的超大西兰花育茁壮成长。也为京津冀地区的西兰花销售取得开门红打下了基础。

    保苗能赚钱,节水也能赚钱。其实早在2005年,先进的节水设施和技术就已经让张北各届关注的目光聚集到超大身上。

    由于将农业作为主要产业进行发展,张北的水资源一度告紧。也是从这时开始,如何节约坝上水资源,也开始引起政府、相关部门,乃至蔬菜种植户的注意。2005年张家口市全市经济工作会议上,对于坝上的经济发展的描述,由先前的“将大力发展坝上蔬菜产业”悄然调整为“大力推广节水灌溉,控制蔬菜灌溉面积”的决策。这项决策一出,张北快速对区域内的农业生产进行调整,逐步减少以传统浇灌方式的耗水量大的农业生产用地,扶持扩大节水农业生产。那些以传统方式进行农业生产的菜农们顿时紧张起来。这时,基地全部使用滴灌方式进行灌溉的超大基地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地里浇水不用人,全部用管引到地头。”菜农们到超大取经后发现,大片的蔬菜基地单浇水这一项基本不需要人工投入,只要开启总筏,珍贵而纯净的地下水就顺着埋在植株根系旁的管道一点一滴地渗入土地,“这样浇水确实省人力又省水。”

   “节水农业的投入是较大的,但收益更大。” 李光远经理表示。人力和水资源的节约所带来的成本压缩将越为突显。长远来看,坝上农业“寸土寸金”的时代亦即将来临,消耗型农业被节约型农业所取代也是可持续发展思路下的张北的必然选择。只有像超大这样既有可持续发展经营思路又有雄厚国际资本的企业,才有魄力在保护坝上生态环境的前提下,大手笔地对张北农业进行投入,才能够前瞻性地看到这种投入下的巨大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