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刊物

超大的『土壤保卫战』

2010-08-31 16:09:42

图片关键词

    6月的南京暴雨连连,排涝差的地方到处是积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积水是一种困扰,会造成出行不便,而对于超大来说,这连连的雨水正好给土地一次来自大自然的洗礼,让土壤畅快地吸收天地精华,更好地孕育绿色生命。

    走在大雨过后的田里,空气格外清新,看见一个头戴斗笠、脚穿雨靴的工人在沟渠里开闸放水,南京基地生产主管程友胜在旁指挥着。据小程介绍,这横七竖八、大小不一的沟共有四种,分别是子沟、腰沟、边沟和田外沟。这“四沟”起到“旱能灌,涝能排”的作用,针对土壤盐碱化的问题,下雨时,关上沟闸,把雨水囤积在田里进行灌溉;泡水一段时间后,将地里的水排走,土壤中的盐分随水排出田外。

    南京基地的技术总监王求是肯定了灌溉与排水相结合的方法来降低土壤盐渍化程度,并迫不及待地要展示他们的成果。来到地里,扑入眼帘的是一片定植不久的西兰花苗,棵棵精壮,枝叶繁茂,且每棵的长势也十分同步。“这些苗长得这么好,与及时改良土壤有很重要的关系。改良土壤,既可以保证幼苗的成活率,也可以保证作物的品质。”王老师十分重视土壤的改良。

    据统计,目前我国盐渍土面积约3460万公顷,耕地盐碱化760万公顷,近1/5耕地发生盐碱化。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下,我们必须采取有利措施,保护土地。在这问题上,超大没有坐以待毙,而是根据各基地不同的气候环境,采取各种低碳、环保的措施来改良土壤。种植绿肥作物豆科,也是超大青睐的改良土壤方法之一。

    西潭基地的白花菜地里,一个带着朴实笑容的工人正在采收白花菜,他拿起一个结球密、表面圆正的白花菜,竖起了大拇指,示意这白花菜长得好。基地经理尹生田看着眼前一片丰收的白花菜,欣慰地说:“自从种了毛豆之后,西潭基地的土壤相对更疏松了,蔬菜生长过程中,根系也更发达了。”

    毛豆属于耐盐性作物,其在生长过程中可以吸收土壤的盐分,同时其根瘤的固氮作用也增加了土壤的氮素,为后茬蔬菜种植提供有机质。

    在辣椒地里,生产主管陈达明抓起一把土,用双手一揉,碎土从指缝中自然滑落,这与长期种植茄果类蔬菜的盐渍化土壤相比疏松许多。据有关数据统计,自开种毛豆以来,西潭基地的辣椒产量较原来提升了10%左右。

    利用休耕期种植毛豆,既不会让土地闲置,也可在保持生态平衡的情况下改良土壤,增加后茬作物的产量。这一做法,充分体现了超大在追求经济效益的同时,始终不忘“走绿色道路,创生态文明”的宗旨。水旱轮作也是超大绿色保卫战的“策略”之一。

    诏安基地,一群穿着迥异的工人在地里劳作,他们身上围着防水围裙,脚上穿着长长的雨靴。走近一看,才知道他们在水田里采收茭白,一只手拨开茂密的叶子,握住水下的茭白,另一只手熟练地往茎部割去。在基地同事那得知诏安基地的甜椒市场行情很好,可为什么还把地分出来种茭白呢。这个疑问在基地生产主管何强松那得到了解释,诏安地处沿海,如果长期连续种植甜椒,土壤盐分肯定偏高,为保持土地的可持续利用,适当采用水旱轮作的方法避免土壤盐渍化,可为以后的发展做好充分的准备。

    由于南北方地域、气候的差异,所以,南北基地都采取特有的土壤改良方式。南方基地可利用雨量多、休耕期长的特点来改良土壤,而北方基地可利用雪来改良土壤。

   “瑞雪兆丰年”表达了雪对作物生长的重要作用。每年秋茬过后,平谷基地都会将土地进行深翻,等待大雪的洗礼。“春茬的西兰花品质相对较好,主要走国外市场。”基地经理刘军满怀信心地说,“随着天气回暖,雪渐渐融化,雪水往地下渗透,土壤里的盐分随着雪水被带走,而雪中含的氮化物留在土壤里,成为天然肥料,给作物生长提供良好的环境。”

    以可持续的发展观来看待土地盐渍化问题,对一个求发展的农业企业来说,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有计划地进行土壤改良,不仅可以增加土地的使用期限,也可以保证作物的高产高收,企业在创造生态效益的同时,也获得了经济效益。

    在绿色的道路上,超大一直坚持顺应自然规律来发展农业,过去如此,现在和未来亦是如此。在土地盐渍化问题上,超大有信心可以打好这场光荣的土壤保卫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