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刊物

产业化,打通中部地区农业效益增长点

2010-05-31 17:23:21

    编者按:“两湖熟,天下足”,湖南、湖北两省自古就是中国的粮仓,具有厚实的农业生产基础。然而在中部地区崛起计划中,三农问题却是一项难点问题。有人认为,中部的出路在于工业化。然而,中部农业用地之广、农业产出之大,决定了它在中国农业发展中的重要地位。如果中部的土地再被发展工业占用掉,就会影响中国的粮食安全。解决中部崛起中的三农问题,还是得在不改变农业用地的前提下,组织原有优质的农业资源,通过产业化经营,对当地农业进行结构性调整,提升农业综合生产能力,提高土地产出效益。超大现代农业集团在湖南、湖北两省的生产基地,就用实际生产情况验证了这一点。

“棉油麦”基地变身百菜园

   图片关键词 赶往超大武汉基地的途中,道路两旁随处可见成片绵延的油菜花田。随着超大武汉基地的临近,花海之中出现了连座耸立的白色大棚。

   “涨渡湖基地、龙王咀基地的前身是国有农场,由于本地的气候特点和之前的基地建设情况,当时只能种植棉花、油菜和麦子。”武汉基地负责人周国华是当地人,见证了这片广阔土地由“棉油麦”基地到蔬菜基地的转变。

    超大涨渡湖基地、龙王咀基地所处的武汉新洲区属亚热带季风气候,四季明显,冬夏易呈现极端气温现象,所以当地多只种植棉花、油菜和麦子这类能够适应这种气温特点的大宗农产品。随着中部崛起战略的提出,当地政府明确表示要发展经济农产品,改变农产品结构单一的状况。正是这个原因,超大成为当地政府转化万亩国有农场为企业生产基地进行产业化运营而引进的首选现代农业企业。

   “武汉的两个基地土壤质量好,水源充足,作为国家农场原先的整体规划也比较理想。” 参与武汉基地规划重整的超大老专家郭德冰回忆,规划重整小组就气温问题和基地基础建设进行专题研究,将解决方案与基地重整进行整体规划,从硬件上创造出发展园艺作物的种植条件。

   “现在西兰花在武汉的市场走量非常大,不仅宾馆酒店要求超大供货,在超市里老百姓的购买力也很强。”负责超大武汉地区的产品营销员陈理锦介绍。武汉的气温条件不适宜种植西兰花,外地西兰花进入武汉市场销售成本较高,在超大进驻武汉之前,当地市场上难觅西兰花的踪迹。这也是原本武汉百姓不吃西兰花的主要原因。经过4年的潜心营销,超大成功地向武汉百姓的餐桌推荐了西兰花这个营养美味的蔬菜品种。超大西兰花在武汉的成功营销正是基于超大对生产基地成熟的再建工程及丰富的生产技术。

    针对冬季霜雪天气的严寒气温情况,超大在龙王咀和涨渡湖基地建起大棚,将西兰花请进温室,在白雪茫茫的武汉冬季创造出绿意盎然的丰产景象。建立温室大棚不是超大应对严寒气温的唯一措施,循环选育的抗寒西兰花品种也不断投入基地推广种植。在较少蔬菜上市的秋冬季节,超大西兰花的持续供应,很快在武汉市场打开局面。

    到了夏天,除了一些在地蔬菜的种植,包括西兰花在内的多种蔬菜进入育苗期。气温升高地热也随之升高,传统的浇水方式容易引起苗株的烧伤。基地的滴灌设施使抽取自水面面积6万亩的涨渡湖纯净之水一点一滴缓和地渗入土壤,让苗株茁壮生长。

    针对冬、夏气候影响进行基地重整之外,超大还对基地的水利系统进行再造。由于原来种植大宗农产品,农场的水利设施并不很完善。为更加适应蔬菜种植的需要,超大对基地的蓄水、排水功能进行改良建设。现在的超大武汉基地只需要数分钟就可以将纯净的涨渡湖湖水引入基地,遇到特大暴雨,也可迅速将水排出田地。

    西兰花、甘蓝、辣椒、番茄、甜玉米……超大现代农业的进驻,使原先的国有“棉油麦”农场变身为了五彩的蔬菜园,也使部分周边农民学习超大的改造方式进行较高经济作物的种植尝试,并获得了惊喜的收益。不久的将来,在超大这样的龙头企业示范带动作用下,武汉新洲区将成为一个中心,向周边展示并传播高效农业的成果与技术。

“阳逻绿”和“宁乡红”

    过去到武汉新洲区和长沙宁乡做客,当地人会将远近闻名的“阳逻鲢”和“宁乡猪”作为待客的首选。现在,产自超大被称为“阳逻绿”和“宁乡红”的甘蓝和辣椒与“阳逻鲢”和“宁乡猪”一起成为了当地优秀特色农产品的代表。

   “我们阳逻与长江相依,‘阳逻鲢’长于长江,非常鲜嫩。”超大涨渡湖基地周国华介绍,基地灌溉水取自涨渡湖,而涨渡湖正是由于与长江相通后阻隔而形成,超大蔬菜与“阳逻鲢”可谓是共饮长江水。由于多是发展大宗农作物,阳逻的特色农产品不多,与“阳逻鲢”共饮长江水的超大甘蓝正在成为当地人介绍阳逻农业时的代表品种。

    某国际大型深加工企业原料采购处的罗先生每年要到超大武汉基地不下5次,“探望”地头的甘蓝。超大基地里的甘蓝正是罗先生所在企业与超大签订订单中的主角。

   “我们公司的主营业务是对外出口的深加工产业,几年的合作经验告诉我们,超大是最值得信赖的伙伴。”超大在武汉发展基地之初,罗先生就成为企业特派员,常驻基地与超大就甘蓝订单进行对接。“这几年里,我们共同经受住了许多考验,可以说实实在在实现了共赢。”就甘蓝这个品种,超大在罗先生所在企业突显了“两个最”,即采购量最大,收购价最高。

    什么样的原因使得超大受到了如此的优待?

   “虽然给超大的价格更高,但是超大甘蓝的产品利用率也是最高的,品质更好且最终成本差不多,当然选择超大。”罗先生的企业生产的都是高端的深加工品种,甘蓝用于制作脱水蔬菜,要求色泽绿且口感佳。这种情况下,绿叶层越大的甘蓝利用率越高。

   “针对客户的要求,我们依托总部的良种研发中心进行了品种选育试验。”武汉基地生产主管凡开红说。最高峰时,基地同时选育10多个甘蓝品种。通过多项对比试验,现在选种的甘蓝品种绿叶层大、绿叶比高,口感嫩滑,且能够持续供应,客户非常满意。

   “超大产品的品质过关,还帮助我们拓展了日本市场。”2006年,日本肯定列表制度正式实施,很多农产品出口企业纷纷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击。罗先生所在企业积极与日本客户沟通,将超大整套齐全的生产记录传送给客户进行研究,并邀请客户来超大基地实地考察。最终增强了客户信心,在产品成功出口后,还进一步提高了订单量。现在罗先生到超大武汉基地,都会带着来自不同国家的客户,共同感受“阳逻绿”的风采。

    与“阳逻绿”一省之隔的“宁乡红”,也是超大在中部地区发展的又一个优良品种。

图片关键词

   “不吃辣椒不革命”,这句毛主席的名言闻名于世。长沙是伟人的故乡,辣椒是家家户户菜肴里的必须品。然而,国庆过后,长沙的农产品市场就鲜见辣椒了。湖南人吃菜没辣椒就没味,这个时候的辣椒非常有价值。

   “选育出这样的品种非常不容易。不仅上市期要填补市场空缺,而且要考虑本地百姓的口味习惯。”负责超大湖南地区的产品营销员傅振表示,湖南百姓吃辣椒,不单要辣,还得要有香味,皮薄果肉厚。朝着这个目标,超大良种研发中心进行了大量的品种试验,终于选育出较理想的品种进行推广种植。

   “超大的辣椒5月上市,可以持续供应到元旦后,比本地辣椒早1个月上市,而且本地辣椒结束供应后,超大辣椒还可以供应2个月时间。”傅振说起在宁乡基地种植的辣椒新品种非常兴奋,“这3个月时间是黄金时间,有多少都抢着要,价格又好。”

    不仅品质更好,供应时间更长,超大辣椒的单位产量是普通辣椒的1.5倍,经济效益大大翻倍。宁乡是全国粮食大县,农田很大一部分用于种植水稻。由于经济收益低于外出打工的酬劳,当地农民的务农积极性不高,部分农民选择外出务工,导致一些农田抛荒。随着超大“宁乡红”在市场上打响品牌,不少农民开始打听超大种植的品种,想跟随超大的步伐增加务农收益。

   “这种现象一方面促进我们要加快更优品种的选育,另一方面也鼓励我们要进一步拓展市场,以联结带动更多的农民增收。”基地部王龙旺部长表示。“阳逻绿”和“宁乡红”的成功推出是超大在中部地区实施以优良品种拓市场战略中突出的两个例子,在对这两个品种不断深入优化的同时,超大还将根据实际情况进一步挖掘适合当地发展的优良品种进行推广种植。

 楚地上的新农民

   “惟楚有材”,湖南、湖北作为楚文化发源地,自古在各个领域便不乏人才。厚重的农业发展史更是让两湖地区的农民拥有非常的务农经验。如何更进一步提升当地农民的农业技能和务农积极性,成为了超大在中部地区发展的又一项课题。图片关键词

    超大武汉基地的前身是国有农场,在当时的特殊体制下,吃大锅饭少出力被农场里不少人奉为工作心得。超大将农场重整盘活发展生产基地,并开始在当地招聘一线产业工人。

   “当时不少农场工人向超大报名,一些当地农民也来了。”武汉基地负责人周国华表示,通过包括公司经营理念传导和劳动技能培训在内的岗位培训后,这些人正式成为基地的一线员工。刚开展工作时并不顺利,还是有一些人抱着原有的思维方式在工作,打着小聪明偷懒。

   “我不担心,因为基地在他们岗位培训后,已经跟他们签订了目标考核文件。”周国华说。考核是自上而下的,总部将对基地的考核目标下给基地领导班子,包含基地经理、生产系统和财务系统,再分解到各个生产片区。在随后开的几次目标考核说明会上,周国华亲自主持并发言。“我自己本身也是要接受考核的,这样讲起来大家容易接受。”

    很快,基地员工就感受到了考核的作用。

   “考核一结束,他就到办公室找我,说想不通。”基地的片区组长周松明在首次考核中,考核成绩不佳,绩效奖金比别人少了一大截。看着别组的组长高兴地领钱回家,他找到了周国华,委屈地要讨个说法。他认为片区的生产成绩已经达标,绩效奖金不应该少。周国华又一次将生产系统和财务系统的人员召集起来,详细说明了组长的考核标准。“我对他说,你的工人不够积极,返工现象多,他们拿的奖金少难道没有你这个组长的责任?”不仅是产品质量要达标,农事操作规范、用工管理等等方面都在组长的考核范围之中。

    周松明沉默了。他仔细观察考核成绩优秀的片区组长,发现这些组长特别会调动组员的积极性,而这种小组,大多数组员的奖金也拿得多。接下来的生产任务里,周松明积极与技术员、其它组长沟通交流,针对自己片区种植品种的种植工序制订了详细的验收标准,还经常开小组会讨论生产事项,改变了过去只下任务的管理方式。一茬的生产周期很快过去,这一回的考核中,周松明的考核成绩超越了其它组长,拿到了组长考评中的最高奖金,他的组员也大大提高了所得奖金。这个消息一传开,

    基地员工的生产积极性被极大地鼓舞起来。“平时它们来,我们做工还觉得很有意思。一到种玉米,我们就紧张了。”基地一线工人王艳和向我们介绍,由于超大农产品的种植在生态环境下开展,基地附近的环境得到了有效的保护,成群的喜鹊不时飞来基地做客。夏初正是基地播种玉米的时节,种子播下后一小段时间就发出一截嫩嫩的小芽。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喜鹊开始喜欢上了啄食玉米芽。这些小生灵既不吃种子,也不吃吐了三四片叶后的玉米苗,单爱吃只发了一两片叶时的玉米芽,像上班似的,白天来,入夜后走。为保证产品的生态健康,不能够用药对付它们,偏偏喜鹊是极聪明的鸟类,用传统方法在田中树立稻草人也不能吓走。由于喜鹊成群而来的特点,玉米芽一旦被啄食,就将是一整片地都要补种。王艳和和同事们就轮流换班在玉米地站岗赶鸟,这也成为附近农民的“笑谈”。

   “让他们笑吧,玉米有个好收成,我们的奖金就高了。”王艳和对于邻居们的玩笑一脸平和,向《绿色时代》笑道,听说了她在超大的收入,邻居还托她向超大推荐应聘。

    工作积极性提高了,各项生产任务也能顺畅地推行下去。不仅基地的劳动力量大大提升,技术力量也在激励机制的作用下发挥出更大效力。在武汉基地和长沙基地,围绕超大特有的《种植指导书》这一生产的主要指导依据,技术员们纷纷因地制宜地创造出多项种植小创新,与总部专家充分沟通确定后运用到生产中去,为节本增效更添力度。武汉基地一把手周国华定期到市场调研并和营销人员沟通,考虑着如何将基地种植与市场需求更紧密地结合在一起。积极工作的氛围已经贯穿到了基地经营的各个环节。

    优良的品种,以利益最大化为前提的种植设施,鼓舞人心的激励机制,超大将农业产业化的致富希望带进中部地区,也将一个可操作性极强的破解三农问题的发展模式带给了中华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