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刊物

甜玉米在黑土地上安家落户

2009-09-30 10:25:57

    九月,超大长春基地,一群工人一早就穿梭在一望无际的玉米地里,两手忙碌地采摘着身旁的甜玉米。田埂边上,基地生产主管史德龙和他的玉米生产小分队讨论着此次采收情况以及未来新品种的前期筹备工作。望着这片丰收的玉米地,接待着来自各地参观取经甜玉米种植技术的人们,谁又能想到两年前这的人连甜玉米是啥都不知道呢?

新品种开辟新天地

    位于同一纬度的中国吉林和美国玉米带、乌克兰玉米带被称为世界三大黄金玉米带,而吉林玉米带的中心就在长春。肥沃的东北黑土,土质疏松,有机质含量高,给长春市的玉米种植提供了得天独厚的先天优势。

    2007年春,刚进超大不久的史德龙就受命到长春基地,进行甜玉米的实验种植。长春基地是超大在东北地区建立的首个基地,尽管有着先天种植玉米的良好条件,但“甜玉米”对当地人来说却是前所未闻的新品种。“这南方长成的品种在俺们这旮旯能活吗?”当地人都抱持着怀疑的态度。摆在史德龙面前的是一个无解的习题,且当时长春基地甚至没有种植甜玉米的先例。“挑战既是压力又是动力。”凭借着一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干劲,史德龙开始了他的甜玉米种植之路。

    俗话说:“好种出好苗,好苗半丰收。”好的种子是成功的一半。总部生产管理中心考虑到南北方地域、气候、环境等因素的差异性,精心挑选出4个甜玉米品种在长春基地进行试种。为了保证实验的多样性和结果的准确性,史德龙还回到母校华中农业大学玉米实验室,请教玉米育种专家,通过走访、观摩和实验研究,又新增加5个甜玉米品种的试种。

    为了测试出9个品种中到底谁才最适合在长春基地“安家落户”,史德龙可是下了一番苦工。每天六点不到就套上雨衣,穿起雨鞋在玉米地里穿梭,比较各个品种不同时期生长的差异性,随时记录可能出现的异常情况和存在的问题。回到办公室后再一一总结入册,分析出现问题的原因。

    由于甜玉米属隐性遗传作物,容易与其他玉米发生串粉而影响其品质,不宜与其他玉米混种,隔离空间必须不少于400米。而基地周边到处是农户零散种植的饲料玉米,因此隔离种植的方法是行不通的。于是史德龙采取“育苗移栽”的方法,提前大半月开始播种育苗,这样就错开了开花期,防止出现串粉现象。同时为了提高授粉成功率,史德龙更是通过人工授粉的方式来保证他们能成功结果。“拥有了良好的先天种植优势,后天条件也必须跟上,才能确保生产出最佳品质的成果啊。”史德龙说。

    终于到了收获的时刻,有3个品种脱颖而出,与当地农户收获的普通玉米相比,这批实验甜玉米更大更甜水分更充足。看着史德龙收获的甜玉米,周边农民感到不可思议:“看这甜玉米,棒子粗大,颗粒饱满,一口咬下去,水分溢满全嘴,可甜呢,真是好看又好吃啊!”

铁三角带出好团队

    有了技术的保证,更需要有专业化的队伍来实践应用。经过观察挑选,郭景青、阎明文成为了史德龙的“左膀右臂”,甜玉米“铁三角”就此诞生。作为土生土长的长春人,郭景青、阎明文对于当地出霜期、病虫害等现象了如指掌,成为了最佳的“气象预报仪”。而史德龙传授他们科学的种植方法,指导他们种植要领,三人配合默契,很好地将理论与实际应用结合起来,让第一批甜玉米种植获得了丰收,得到了专家学者的肯定,市场反应出奇地好。随着长春甜玉米第一炮地顺利打响,全国各地的订单蜂拥而至,三人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对未来充满信心。

    如今,郭景青、阎明文已能独挡一面,同时还培育出一批技术娴熟、由当地留守人员组成的甜玉米小分队。“这些留守人员在家就只能种种田,如今他们将地租给基地,再被基地返聘为工人干些种植采收的活,增加收入的同时还学到不少技术,大伙干得可高兴了。”郭景青解释道。而此时,史德龙也开始新品种的研发和其他作物的生产种植,带领出更多的“毛豆小分队”、“南瓜小分队”。

   “企业需要的是德才兼备的技术管理人员,我们不但要提高员工的专业技术水平,更要加强他们管理、沟通、合作的能力,才能形成一支全方位的人才梯队。”史德龙说。为此,他带领大伙观看农业科教片,交流观看心得;为了提高技术员的管理能力,他组织大家听人力资源培训讲座,学习科学的管理方法。

   从一粒小小的种子到如今数千亩丰收的甜玉米,从一个人的孤军奋战到如今一支不断壮大的人才团队,超大人将有机农业的种子播撒在肥沃的黑土地上,依靠先进的科学技术带领勤劳的长春人走上了现代农业发展之路。

超大 超大现代农业 超大现代农业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