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刊物

好工作才有好盼头——农民工在超大一线基地就业之路纪实

2009-02-28 16:54:31

大树之下,好乘凉!

   “夫妻在超大务工能供起两个大学生!?”

   《绿色时代》来到临海基地采访,听到第一个“新闻”时,甚是惊讶。见到这对夫妻是中午下班,赵荣玖和妻子刚刚从田间浇完肥水回来,他们赶忙到食堂吃午饭,以便午休有更多时间,因为下午还有几十亩的西兰花等着采收。

   “在超大务工,一年都很忙碌,收入也很稳定。”在食堂饭桌上,赵荣玖的开场白简单明了,他口中的“稳定”便是供起两个孩子生活费和学费的“支柱”。赵荣玖扳起手指算起来,除7-8月份高温天气,农活稍微少些,其他月份都要忙着育苗、定植、追肥、采收……。

   “没来超大之前,愁高额的学费。现在稳定的收入让心里很舒坦,我们完全有能力供他们上学。时间一晃,女儿快毕业,儿子也上大一了。”赵荣玖谈起家里的两个“高材生”,一脸骄傲。他还高兴地说,等儿女们都毕业了,计划和老伴把打工积攒下来的钱回乡下盖个三层楼的“小别墅”。

   “像赵荣玖这样长期在超大的农民工还有许多。超大通过现代农业设施的逐步应用,许多基地都实现周年化生产,工作量有了保证,农民工收入也保障了。”超大基地部部长王龙旺向《绿色时代》介绍说,一些受自然条件约束需要休耕的基地,通过在不同基地之间农民工调动能弥补岗位缺口,并增加农民工就业的机会,这得益于超大40多个基地的海拔高低和经纬度差异,不同基地生产淡旺季交错,农业用工周年化。

    在超大,还有一批加工果蔬的农民工队伍在全国基地常年“候鸟式调动”。拿加工西兰花产品为例:每年1至4月,超大南方生产片区福建、浙江等基地西兰花大面积产出,需要配套加工销售;进入5月, 超大长江流域江苏、湖北等基地的西兰花也开始了采收加工;5月下旬至6月,超大北方区北京、天津、山东、吉林等基地西兰花大量上市,需要加工;7月至9月底,在各地的西兰花都结束时,正好超大河北基地西兰花产出;从9月下旬开始,超大西兰花又顺着北方北京、天津、山东、吉林等基地,到长江流域江苏、湖北等基地,再到南方福建、浙江等基地,出现新一个轮回的产出、加工、销售高峰期,这使得超大加工中心的农民工一年到头始终“停”不下脚步、“放”不下手中的活。

   “超大农民工的工作稳定,归根结底是超大农业生产的稳定!”超大基地部部长王龙旺一语点出“不缺工”的原因,“随着基地产业不断发展,品牌知名度逐步提升,营销网络不断拓宽,基地提供给农民工的岗位也更加丰富。”

    在超大基地,超大的每个农民工都心里有底,因为他们都清楚下个月、下半年甚至明年的生产计划;农民工们每个月15号都能准时领到工资,寄钱给家乡的父母;他们也不用担心因突然下岗而背起行囊又踏上“寻工”的颠沛流离之路。农民工迷茫的眼神和脸上的阴霾来到超大后就渐渐散去,换上的是充满希望的一张张笑脸。

图片关键词

图片关键词



真心换真情

    春节过后一天,临海基地农民工贲小应在宿舍里看电视,中央电视台一档农民工就业的节目引起了他的注意:沿海城市某企业缺工到广州参加农民工招聘会,招聘人员对当地农民工说,可以随时来厂,将有专人接待。结果来厂工人还是寥寥无几。

   “这样招工太难了!”贲小应感慨地说,“像我们这样从内地到沿海来务工的乡下人,心里没有安全感,单凭公司一面之词很难确定能否适应企业环境。一旦工作岗位不理想,求职前所付出的路费、住宿费、伙食费不是打了水漂?”贲小应22岁,是典型80后新一代外出农民工,思想活跃。今年2月从贵州老家来到千里之外的浙江临海基地,曾经在广州打过两年杂工的他又是因为什么动力来到超大呢?

   “超大雇工有诚意啊!”贲小应回忆说:“在超大务工的乡亲每年过年都回来,经常听到乡亲们提起在超大享受探亲车费报销的待遇,当时就觉得这个企业挺有人情味”。今年春节过后,在乡亲的鼓励下,贲小应也踏上了前往超大基地务工的火车,和老乡们一路作伴,他心里觉得很踏实。

    来到临海基地工作二十余天,基地一幕幕温暖的景象更是深深烙进贲小应的心里。

    清晨7点,十几个农民工孩子系上红领巾、背着小书包就站在基地门口,学校的专车准时接送。孩子们的幸福是超大与校方反映基地农民工孩子较多、担心上学安全,几番积极争取后,学校最终决定在基地门口设置接送点。临海基地经理雷武沛对《绿色时代》说,这样既保障孩子们安全,又减轻了农民工照顾孩子的负担。

    中午时分,贲小应干完农活回到宿舍,基地食堂早已炊烟袅袅、香气四溢。基地安排了专人煮饭、做卫生,还特意分锅做出不同风味的家乡菜,让农民工们合胃口。前几年,厨房餐厅安装了空调,工人们边吃边“汗滴禾下土”的景象一去不返。

    08年新建的工人宿舍,白净的天花板、明亮的日光灯让贲小应十分满意,“我们单身的四人一间,两口子都在基地还能分上一个单间。”跟随贲小应来到他老乡的夫妻房,《绿色时代》看到房间不仅宽敞,而且干净卫生,房间里双人床,书桌,衣柜等常用家具一一齐备,还有电视、收音机等家用电器。贲小应笑着说:“他们两夫妻经常置备家庭用品,早把这里当家了!”

    贲小应是爱干净、爱漂亮的小伙子,起初来超大基地,还当心每天工作后一身臭汗洗澡不方便。到了基地后,这个顾虑彻底打消了。“基地配有洗澡房,24小时有热水洗澡,也有开水饮用。”贲小应高兴地从镇上买来大瓶的沐浴乳,他乐滋滋地说每天下班后都可以“轻松一刻”。

    “前几年,我在城里,生活条件都没有超大基地好。我相信在这里努力干活,一定能做出一番成绩!”贲小应脸上的表情幸福而又充满期待。

授人鱼,更要授人渔

   “育苗营养土的配置要严格按照生产计划书规定。”

   “穴盘播种时,注意种子深浅,必须符合标准。”

    临海基地大棚里,农民工组长廖万光带领着一些新来的农民工学习育苗播种技术。密封的大棚使廖万光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嘹亮。在大棚温度仪前,廖万光分配着任务,“要注意观察温度变化,及时通风或者保温!”

    廖万光在超大基地已经工作了4年,老家在贵州的他,原本在家里种十来亩水稻、玉米,来到超大工作后,他接触到更多蔬菜品种种植技术。在基地技术员的指导下,廖万光已经熟练掌握西兰花、甘蓝、甜椒等十余种蔬菜的育苗、大棚管理、肥水施用、病虫害防治、标准化采收加工等专业化技术。如今身为组长的他,一项重要的工作项目就是指导新员工。

   “在超大这几年,我变化很大!”大棚里,廖万光聊起他的“职场生涯”满脸春光。“掌握了这么多种类蔬菜现代化种植技术,心里特别有底。在超大我能胜任组长的岗位,即使以后回到老家也不愁没活干,我也能成为村里种菜的一把好手。”

    在超大基地,农民工培训从超大基地建立伊始就成为了基地人才战略发展的重要环节,许多曾经“一窍不通”的农民工,在超大基地淬炼打磨后,都成为了像廖万光一样的生产尖兵。这些企业内部的培训项目与政府部门近年来推行的“阳光工程”、“订单式培训”有着异曲同工之效。

    在连江基地,生产主管吴日申对农民工培训也有着许多感慨,他说:“部分思想陈旧的农民工甚至成为了有‘想法’的管理者。”吴日申解释说,基地的一个农民工组长都要带领十几个、几十个工人。每天清晨上班前,组长负责集合工人,到仓库领取当天需要的农资和工具。领取多少数量,如何合理分配每个组员的工作量,使工作效率提高,都是组长必须考虑的事情。在田间,组长必须管理工人作息,督促生产进度;工作中,组员出现思想情绪波动,组长还得学会做思想工作;生活上,农民工遇到困难,组长也得帮助解决。

    虽然重任于肩,但是连江基地组长们都感到自豪,他们觉得辛苦都是值得的:“原来在家乡务农,一家人管理几分或几亩田,到了超大担任组长后,肩膀上的担子是基地上千亩大田生产,这样的锻炼,让我们学会了综合思考,科学管理的能力。”

    如今的超大,“爱农民月”技术下乡、超大农业专家顾问经常下到基地现场指导、技术员们在日常生产中“手把手”培训……基地农民工有了越来越多的“充电”机会,有了超大基地这个实践的大课堂,农民工们经历着现代农业知识的一场场“洗礼”。

   “不仅仅要把农民工看成是生产元素,还要提高岗位综合素质。”谈起超大的一批又一批农民工转变成为现代化农业工人,基地部部长王龙旺一脸自豪,他对这些“高核心、高技术、高素质”的农民工推动超大稳步发展寄托了越来越多的期望。

超大 超大现代农业 超大现代农业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