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刊物

企业刊物

老专家的超大记忆

2008-11-30 16:22:10

    超大的老专家,都是有着几十年从事相关工作经历的老前辈。他们的生命历程里,印证了几个时代的变迁。花甲、古稀之年,他们的人生经历里又因为加入超大增添了别样的色彩。他们与超大一起汇入时代的洪流向前发展,超大的点点滴滴也渗进了他们记忆的年轮里。

风景基地 生态“工厂”

    郭德冰老师走进集团图书室,还了一本《农业环境与发展》,又在书架上迅速地找到了《世界农业》,翻看了一会儿,便决定借阅。“这些书能给我提供国内和国际上农业发展的最新动态,对我们规划新基地,使超大的发展与世界先进水平接轨很有帮助。”郭老师捧着书说。

    郭德冰老师是超大专家智囊团里负责基地发展规划的老专家,加入超大前已经有着三十多年国土规划设计的工作经验。改革开放的第二年,国家把农业资源规划提到国家发展的重要位置,郭老师北到鸭绿江,南到海南岛,把中国跑了个遍,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2000年,郭老师应邀成为超大专家智囊团的顾问,从那时起,超大的点点滴滴开始进入郭老师的视野。当时的超大刚刚起步,对基地的规划设计等各方面发展仍在逐步完善中,但是有一点深深地吸引着郭老师。“超大坚持走绿色道路,发展生态农业的理念是完全正确的,关注人与自然环境的和谐发展是未来的趋势,超大很有远见!将来必然发展得很好!”对超大的认同感在郭老师心里扎下了根。

    2002年,郭老师退休后正式成为超大专家智囊团的执行专家,参与超大的基地开发与改造。她走上岗位的第一件事,就是争取将超大在福建的几个生产基地纳入国家国土规划。从此,超大的发展融入了国家的发展,迈上了与国家农业发展规划同步的道路。因为郭老师的到来,超大的基地发展规划“专业”了起来。“初期开发的基地首先考虑资源条件,环境好,土壤肥我们就去了。但是要让基地符合长远发展的要求,必须走上更科学、合理规划的道路。”郭老师应用她的学识和经验,与超大同仁一起,改造旧有基地。田成方,路相通,渠相连的超大生产基地逐渐出现在大家眼前。

    2003年,郭老师参与规划设计武汉涨渡湖基地。当时武汉政府的要求是“谁规划得好就给谁经营”,竞争的企业个个摩拳擦掌。郭老师带领着几个同事加班加点利用三天时间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面对有理有据的规划图和先进的发展理念,武汉市政府毫不犹豫地将涨渡湖农场的土地交到超大手里。也就是在同一年,经过几个基地的开发,一件事深深地触动了郭老师。每次测量新基地,为了得到准确数据,测量人员都要拿着卷尺“东奔西跑”。“基地那么大,真是非常辛苦!我就感到必须要用现代科技来改变!”郭老师说。于是,利用现代科技改变传统工作方式提上了基地部的工作议程。

    2004年,超大引进了第一批GPS卫星定位测量设备。两台设备实行差分计算,“只要坐车拿着仪器绕基地转一圈,就能得到准确的数据了。”看着同事们不再辛苦奔波,郭老师欣慰地笑了。现代科技设备的应用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提高了数据的准确性,为新基地的规划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更重要的是数据的收集,数据库的建立,这是实现信息化的必备条件!”郭老师确信,只有实现信息化的管理,超大的发展才能实现科学化,真正走上精准农业的道路。现在,超大GPS家族增添的新成员已经实现一台仪器就能确定准确数据,又快又好地完成测量任务。

    2005年,郭老师同一批老专家考察超大长春基地。辽阔的东北平原,一望无垠的土地深深震撼着老专家们。来回奔驰的农业机械更是振奋着老专家们的心。“必须实现机械化!”一个坚定的信念在郭老师心中萌发。改革开放以来,农村人口大量涌向城市,中国这个人口大国“人工慌”日益凸显,尤其是农业从业人员的减少更成为限制农业发展的软肋。超大是个以农为本的企业,要实现规模化、现代化的发展,操作机械化势在必行。当时的超大,只在东北、华北平原较多地用到机械,长江以南的基地因为地理条件的限制机械化程度较低。老专家与基地部、工程部的技术人员便开始积极引进、实验小型机械的运用。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和完善,现在的扬州基地,定植机、旋耕机、起垄机等小型农用机械一应俱全,在大棚里实现机械化已成为现实。如今,机械化操作的推广正在全国基地如火如荼地展开,现代农业真正不再受到地理条件的限制,高效地发展。

    2006年、2007年、2008年,每一年都有新的变化发生在郭老师身上,也同时发生在超大。每次规划新项目,郭老师都十分兴奋。一张张规划图上,一个更加现代、更加科学、更加完善的超大现代农业正蓬勃壮大。

打造品质“金钥匙”

    这些日子,负责超大质量检测工作的老专家陈秋舲老师正忙着写过去这一年的工作总结。在2008年,因为北京奥运这个历史性的机遇,超大的质检工作得到全面的检验——10几万个检测样本的保质按时检测完成并出具证明,顺利保障了超大产的奥运蔬菜安全及时地端上奥运餐桌。“这说明超大的质检工作已经达到了一定水平,基本能够承担像供奥产品检测这种大型活动的检测任务,这是所有超大质检人这么多年来努力的结果。”陈老师亲切的微笑涵盖了所有的自信与满意。

    陈秋舲老师2004年应邀进入超大专家智囊团。2004年的超大在生产、销售和研发领域都有了长足的发展,质检工作也有了一定基础。于2000年成立的黄山实验室已能检测土壤、水质、空气等环境因素以及进行基本的农残检测。“但这还不够!作为一个要长远发展的企业,必须具备更高的水平才能适应国内国际日益严格的质量要求。”陈老师了解了超大的质检状况后明确了这一点。

    90年代以后,国际质量管理发展加快,对实验室的管理要求也日渐提高。检测目标的变化,需检参数的迅速增多,对实验室硬件和人员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光是对土壤的检测,就由最初的3项检测项目增加到现在的18项。2000年以后,随着国家和人民对食品安全的日益重视,企业自身的检测水平也亟需提升。

    进入超大前,陈老师曾经从事福建省实验室检测规范工作,积累了丰富的相关经验。对超大实验室的改革,就从提升管理要求和技术要求开始。根据《检测和校准实验室能力的通用要求》,超大黄山实验室悄然发生着变化。

   “首先必须实现实验室运作质量受控!”陈老师说,对人员、设备、环境设施、检测样品、检测方法、检测记录等的控制,保证数据准确、科学、公正、高效。实验室的规模比原来扩大了一倍,除了原有的气象色谱仪,又增添了液相色谱仪等一批先进设备。实验室的硬件发展突飞猛进。同时,实验室安全与人员安全被放在了重要位置,实行人性化管理。“有了更具体的操作规范和更多的保护措施,我们操作起来更安全了,工作也就更安心了!”在实验室工作多年的试验员小芳,谈起工作环境的改变满脸欢欣。宽敞明亮的检测室,一应俱全的检测设备,规范科学的操作流程,黄山实验室向专业、先进实验室步步迈进。

    2005年,“省级计量认证实验室”的牌子挂上了超大黄山实验室的大门,这本应该是国有实验室才有的资质,超大也争取到了。超大也因此成为全省唯一拥有省级计量认证实验室的企业。“作为一家企业,超大可以不需要申请这个认证的,但是作为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超大这么做了!”陈老师的言语里流露出几分敬佩之情。

    有了资格认证,超大的实验室走上了更加公正、公开、专业的发展道路。在2006年、2007年的基地土壤普查和日常的产品质量检测中,黄山实验室高效准确的检测为基地生产的源头和产品进入市场把好进出两道门,支撑起了强大的质量控制防线。

   “质量是企业的生命线,而实验室检测是重要的技术支撑!”这是陈老师对超大实验室的定位,也是激励陈老师和超大质检工作者不断提高检测水平的不变信条。

农作物的“保护神”

    基地部的老专家王青松老师可以说是农业行业的老资格了,从1959年开始从事农药应用基础研究到现在,王老师已经和植保工作打了将近50年的交道。他清楚地记得中国是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应用农药,当时农业的主要作物是粮食和果树。改革开放以后的80年代,农业发展突飞猛进,新技术、新品种的引进给中国农业带来了全新的面貌。产量的上升、质量的提高让中国农民享受到了科技发展的成果。然而像王青松这样的专业农业工作者也看到了另外的一些东西。

    化学农药和肥料的广泛运用确实提高了产量,但是对生态环境的破坏却逐渐凸显出来!“90年代的时候大量土地开始板结,高毒高残留的农药留在土壤里和作物表面,对环境造成极大的破坏,也时刻威胁着人们的食品安全!”王老师十分痛心。好在人们逐渐开始觉醒,投入了生物农药的研发,在世纪之交,生物农药已经蓬勃发展起来。

    王青松老师2003年进入超大时,超大的植保队伍还没有现在这么壮大,技术资料也不如现在全面。“超大人确实认识到走绿色道路的重要性,也在实际生产中寻求绿色标准,但缺乏完整的体系!”王老师一眼看出了当时超大的症结所在。他与其他植保工作者一起开始着手专业技术资料的整理和人员队伍的培养。王老师花了几个月的时间重整超大农事操作投入品的清单,增加了许多国内新引进和新研发的生物农药。同时,植保专家们将各种蔬菜在育种、用肥、种植过程中常见的病虫害配套技术编订成册,初步包括了近40种作物和100多种病虫害。超大从此有了第一本系统的指导性的病虫害防治手册。技术规范的同时,植保队伍的建立也着手展开。每个基地配一名植保员,由总部的植保中心统一培训、指导、管理。

    为了加强制度管理,2005年,在王老师的牵头下,《基地植保管理制度》出台,这部制度的实施更有针对性地指导基地生产,尤其是对无公害投入品的应用有着严格的规定。这是一本动态的指导书,专家组每年都根据实际生产情况不断完善、提高,“今年就新增加了怎样配合质检工作的内容。”王老师翻着正在修订的新版本说,“这已经是第四次修订了。”

    就像管理制度在不断修订一样,超大植保的设备也不断改善。王老师还记得刚成立植保中心的时候,每个月都要召集各基地的植保员回总部开会,讨论解决在基地植保工作中遇到的问题。“来回奔波确实很麻烦,可是一些生产上的工作必须面对面仔细说明,才不会影响到生产。”这样的两难持续了一小段时间。自从每个基地配备了电脑和数码相机后,这样的状况就发生了改变。基地的植保员按时将作物生长情况或病虫害发生情况用照片传回基地,必要时利用视频技术观察病害植株,供专家在总部远程诊断,及时轻松地解决问题。“从事农业几十年,这样利用科技来工作,以前想都不敢想。现在我们有什么问题直接开视频会议,植保员和我们都不用奔波了,有更多时间来研究新的技术。”王老师说。平常闲暇的时候,王老师就喜欢看杂志,还喜欢上网收集一些植保方面最新的研究信息,遇上一些重要的专业研讨会王老师也必定去参加,因为“可以收集到很多最新的权威的信息”。

    2008年,有一件事让王老师很高兴,那就是超大的植保队伍圆满地完成了奥运蔬菜保障任务。在这次任务中,王老师也实现了自己的一个目标,就是将植保投入品由原来的100多种减少到奥运时的50多种,也就是用更少的投入品来控制更多的病虫害。他计划的植保投入品结构调整取得了阶段性的进展。明年,在超大改进植保各项工作的规划上,王老师有信心取得更大的进步。